可樂小說網 > 承恩妃 > 第8238章 無奈

  ps:對不起大家了,大前天我摔了一跤不小心把手扭了,沒想到越來越痛,只有左手還能動,但也有點疼,實在碼不了太久的字,只能發存稿,可能這幾天更新規律會被打亂,請見諒。

  算數造紙練字習文之類的本事,虞昭原是帶著興趣去學的,她本又天資聰穎,潛心請教一段時日,便能上手十分熟練出師,單單對醫理,她不曾有心去研究過。

  在這方面,虞昭確實比不過那些愛以說話做興趣的閑人,連被人拿來污蔑名聲的紅花淡竹葉到底是什么東西她都不知道,那些人卻能清楚明白這些東西的功效是能是用來散血化胎的。

  一個個談論起來語氣絕對,倒比那御醫院里面的御醫還像杏林手些,不知她們是真是齊刷刷對醫理感興趣學了個精通,還是因其他不明用心的緣由只了解了令人滑胎該用何藥物這一知識。

  又過了幾日,一天夜里,凌妃宮中派人慌慌張張去敲打朝暉殿的大門,說是她胎象驀然有異,不想楚子凱和虞昭正相擁熟睡,馮運此番沒能掂對輕重,掌著局勢并未幫忙通傳,只吩咐讓御醫院所有御醫趕去守著。

  不想御醫們頂著夜寒走至半路,凌妃宮里急不慌又傳來消息,說她肚子又安生下來了,已經安寢入睡了,只留了她娘家兄長凌鋒舉薦的翁御醫值守望著狀況,剩余那一大波御醫腳步匆匆折返。

  宮里的夜晚不寐者不少,這通動靜自然被有些人聽見了,于是說法再變了個樣,都傳虞昭不識大體恃寵而驕以狐媚之術扣押著楚子凱不放,導致龍胎差點不保。

  又說凌妃胎象不穩一事,也是虞昭暗暗施的厭勝之術才導致,人云亦云,以至于所有宮人到了朝暉宮門口的宮道,都選擇繞著走。連楚子凱聽得消息,當眾責罰馮運以證事情真相,那些人也不相信,只收斂著話到了沒人的地方繼續說。

  這次的風雨吹打得沸沸揚揚,終于沒能兜住,透過墻縫鉆進朝暉宮里面來了,虞昭撐著手斜靠在貴妃榻上,聽著藕花忿忿不平講述打聽回來的這些謠言,內心暗暗窩火。

  “太不講理了!”藕花講述完畢哀嚎一聲發泄憤怒,又氣惱道:“分明是小姐好心與陛下提議給凌妃娘娘晉位封賞的。”

  “如今我看那些娘娘們白長了雙大眼睛,卻生了個千恐心,就只看得見是陛下下的旨意,還以為這是陛下給她那天早晨來朝暉宮受驚的安撫,更讓人覺得小姐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坐實了!”

  “當真是費力不討好,現在凌妃娘娘懷的孩子踢了她肚子一下,罪名都沒尋到小姐頭上來,我算是估摸出來了,她們就是欺負小姐懶得動彈出門去收拾他們,才敢如此明目張膽破臟水到咱宮門口!”

  “好了花丫頭,別說了……”虞昭悶聲打斷她的數落,本來就鬧心,耳朵里藕花喋喋不休的抱怨一直不曾斷過,讓她心里越來越不痛快,依然逞強故作不屑道:

  “她們愛怎樣怎樣,總之那些人也只敢動嘴皮子傷人了,咱們若真在意,真被這謠言堵了心,可就真如了她們的愿了。”

  話雖說得無比灑脫,但只用看虞昭的臉色就知道,她心里并不是不在意,還是在意的。知情明事理者都能理解她黑著臉默默發泄心中的火氣的舉動。分明她從未有過害人之心,如今無端被傳成個做夢吃飯都在處心積慮算計別人肚子的妒婦,任誰如此都會覺得委屈。

  虞昭內里憋著的情緒越來越不快,不由在心里開始埋怨凌妃,為何當日要在那一清早過來做出的那種種迷惑舉止,得以讓人覺得這謠言有了坐實的根基。

  本是為了報恩,才讓楚子凱出面給凌妃掌面兒,好堵住眾人對她的尖酸刀語,如今可好,那些刻薄嘴臉全掉了個頭,口水都被引到自己這處來了。

  偏生凌妃在此時默默閉上了嘴巴不鬧騰了,旁人就當默認是虞昭對她說了不好的話做了不好的事,是她顧全大局委屈求全不做過多的追究,以至于全世界都趁此機會為她打抱不平來聲討虞昭。

  虞昭自認已經十分盡力低調,每日再百無聊奈也只卷縮在自己一方地里,目的除了躲煩以外,就是想在凌妃孕期與她井水不犯河水,她生個龍鳳也不指望去沾光,出了意外也不想擔上半點嫌疑,抵不住麻煩自己找上門來,當真不知該如何做才能讓那群人滿意了。

  而宮里最不缺乏心術不正之人,此時那些人憑著一張嘴巴,把不正心術全貼虞昭身上了,讓她不由擔憂,以后凌妃母子若真的有何閃失,恐怕人們第一個就覺得是她所為了。

  【章節未完,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,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】

看過《承恩妃》的書友還喜歡

凯时官网首页 - 凯时kb88.com首页 - 凯时kb88.com最新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