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樂小說網 > 大明從慎重開始 > 第408章 壯舉,合二為一

第408章 壯舉,合二為一


  “臣用不兌水的好酒,光是酒,就花了二錢銀子,還有那葡萄,需工人精細挑出,不摻雜殘次……”嚴成錦仔細介紹,生怕有遺漏。

  弘治皇帝抬抬手,不制止這家伙,還能再說上半個時辰。

  他手指頭,敲了敲御案。

  “朕找你來,是為了這封彈章。”

  焦芳心頭咯噔一下。

  吳寬說,都察院未寫他的彈章,不成想,嚴成錦真敢彈劾他。

  “請示陛下,彈劾臣何罪?”

  弘治皇帝看向焦芳,面色顯然不同:“你可曾差人送過信給貢佐?!”

  能聽出來,陛下聲音中壓抑的怒意。

  大殿氣氛安靜得可怕。

  嚴成錦微微側頭,只見焦芳緊咬著牙,腮幫子鼓鼓的,像一只生氣的青蛙。

  廠衛查到的事,自然比水面上多。

  焦芳早年因性格孤僻,暗中中傷朝中大臣,被貶到貴州當官。

  可憑借九九六的精神,感動了弘治皇帝,又調回京城。

  還當上了禮部右侍郎。

  焦芳微微躬身:“臣讓家仆,去房山通報知縣一聲,有個士紳要租賃荒地,用以搭建工坊,其余一概不知。”

  陛下叫他來,定是手中有把柄。

  前朝斗過彭華和萬安,他深知坦白會讓陛下心軟些。

  嚴成錦有點詫異,焦芳果然真是王者段位。

  不愧是被貶后,反而升官的男人。

  大明歷史中,但凡被貶后又升官的人,官聲極高。

  諸如嘉靖朝的徐階徐首輔,還有如今的馬文升。

  弘治皇帝看向蕭敬,蕭敬微微點頭示意沒有說謊。

  “你可知,貢佐為了討好那士紳,獻出了百姓的良田,令南康的千余百姓,無田可耕!”

  焦芳深吸一口氣,跪倒在地上:“臣不知!命家奴去知會一聲,不成想,會引出如此大禍,臣有不赦之罪!”

  豬一樣蠢的知縣,天子腳下,敢侵吞百姓的田地。

  他知道為何沒人彈劾,陛下卻會召他了。

  都是房山那蠢知縣害的。

  “如此貪官蠹役,還請陛下厲懲!”

  嚴成錦微微躬身,看向蕭敬:“不知那士紳,可是叫喬新元?”

  “不錯,此人是山西的晉商,嚴大人與他有糾葛?”蕭敬問道。

  弘治皇帝看向嚴成錦。

  焦芳怨毒地看過去,陛下的注意力都已在貢佐身上,這臭小子,又將話題拉回來了。

  “前日在宮外,焦大人引薦他給臣來著。”嚴成錦道。

  喬新元是晉商中的鰲頭。

  將他拔除,晉商沒了領頭羊,良鄉商會向南擴時,做買賣會輕松許多。

  焦芳低頭快速思考,要如何解釋:“臣與喬新元并不熟悉,只是聽聞南康百姓貧苦,造了工坊,便可像良鄉的流民多一份生計,陛下一查便知。”

  弘治皇帝看向蕭敬,只見蕭敬搖搖頭。

  細微的動作,被嚴成錦看在眼里。

  焦芳貪戀美色,前幾日,剛過門一個小妾,和喬新元成了一家人,還敢說不熟……

  弘治皇帝怒道:“此案,交由錦衣衛徹查,焦卿家,要委屈幾日了。”

  焦芳瑟瑟發抖,卻不敢反駁,“臣甘愿受罰。”

  廠衛將焦芳帶下去,

  嚴成錦心里暗自盤算,這樣必定弄不死焦芳,得放個大招。

  但眼下夜不閉戶路不拾遺。

  天下一片太平,想要扳倒個朝中大臣,除非弄出一樁命案來。

  劉健和李東陽三人來到殿門,見焦芳被帶出去:“這……?”

  三人走進殿中,向弘治皇帝請安,又看見了嚴成錦。

  嚴成錦知道陛下心情不佳,趕緊溜了。

  “陛下,臣回都察院了。”

  弘治皇帝瞪了他一眼:“你那一千兩一壺的酒,送進宮來,給朕嘗嘗。”

  臣求之不得呢。

  坊間都傳,你喝了這酒,龍精虎猛。

  這回實錘了。

  嚴成錦心中狂喜:“臣一會兒就命人送進宮,不收陛下銀子。”

  劉健和李東陽三人面色各異。

  那酒聽說了,只是沒有嘗過,也想嘗嘗。

  弘治皇帝正有事要找他們,將彈章遞過去后:“三位卿家看看,房山縣令空缺,可有人派往?”

  翰林院有庶吉士,可以任為六品縣令。

  在京城為官,不算太差。

  劉健想了想道:“臣以為,新入進士涂升不錯,可堪當大任。”

  涂升在翰林院編修典籍,劉健看過他的注釋,知道他有才學。

  李東陽低著頭沉默不語。

  望著手中的疏奏,總覺得有些蹊蹺。

  劉師傅推薦的人,十有八九會出事,弘治皇帝看向李東陽:“李卿家以為如何?”

  “臣倒是以為,房山無需縣令。”李東陽道。

  弘治皇帝和劉健等人面面相覷。

  李東陽道:“前些日子,張賢上疏請乞南康的荒地,臣特意派人了一番,良鄉連如鹽堿地般寸草不生的荒地,也被交易了,土地緊張。

  而房山荒地多,百姓貧苦。

  若將房山與良鄉合二為一,由張賢當這縣令,豈不兩全其美?”

  謝遷微微點頭,贊同李東陽的說法。

  蕭敬看向弘治皇帝,小聲:“臣去南康看,那里的百姓,確比良鄉百姓貧苦許多。

  房山和良鄉極小,合二為一,還不如大宛縣大。”

  弘治皇帝長嘆一聲:“張賢為人執拗,頂撞朕兩次,雖然如此,確為好官,就命他一同督管房山吧。”

  良鄉,衙門。

  張賢微微躬身接了御旨。

  心中震驚不小,嚴大人讓他請乞南康的地,竟升官了。

 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,是如何升上去的。

  嚴成錦來到南康,喬新元下獄調查,新建起來的工坊全停了。

  “這些工坊,正好用來做酒坊,再造幾個大酒窖,要快一些,錯過八月,葡萄酒就釀不成了。”

  受小冰河期影響,越來越冷了。

  到了九月,葡萄會被凍壞。

  良鄉牙行收到的訂單,估摸有三千多兩。

  紫禁城,坤寧宮。

  弘治皇帝看著案上那瓶小酒,轉頭看向蕭敬:“這小小一瓶,就敢賣千兩銀子?”

  蕭敬賠著笑,抬起酒壺倒出來一些,嘗了嘗試毒。

  “陛下,好喝。”

  弘治皇帝小酌一口,道:“那也不值一千兩,明日朕再找他算賬!”

  大清早,

  嚴成錦坐著轎子進宮,聽到塔塔塔的急促馬蹄聲,微微撩開轎簾。

  【章節未完,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,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】

看過《大明從慎重開始》的書友還喜歡

凯时官网首页 - 凯时kb88.com首页 - 凯时kb88.com最新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