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樂小說網 > 大隋國師 > 第三百零四章 尋相找真相

第三百零四章 尋相找真相


  ‘不等老夫就開飯,給老夫留點啊啊啊.....’

  升起炊煙的山村,幾個端著碗在壩子里邊耍邊吃孩童見到,一只蛤蟆人立著,氣喘吁吁的從村口跑進來,一溜煙兒跑去了籬笆小院。

  “好像是良生哥哥家的。”

  “嘻嘻,他還背著一個大葫蘆,今天怎么沒見背出來。”

  “說不定里面有好吃的。”

  “咦,跑不見了。”

  幾個小童說話的聲音里,沿著籬笆院墻一路跑進院門,就見李金花在水缸邊打水,下意識的一個魚躍撲進菜圃,等到婦人端著木盆進了灶間,響起嘩啦啦洗碗的動靜。

  ‘完了,老夫沒趕上。’

  探出腦袋瞅了一眼,走過驢棚的花白老母雞,撒開腳蹼就沖去對面的屋檐,此時,房間里徐徐響起王半瞎的聲音。

  “呵呵....老朽在富水縣的名氣可大了,人送‘王半仙’稱號,城中貴人多有到我這里詢問富貴前程,順道也讓他們到師娘的廟里禮拜上香。”

  屋子里,陸小纖對于外面的事,倒是有些好奇,陪在旁邊的道人則聽的直打哈欠,這種觀氣之數,如今他也略懂一些,不過沒王半瞎這般只修這一道而已。

  “想去城里,改日本道陪你去。”道人撇撇嘴,看到沖進屋檐到了門口的蛤蟆道人,也不在意,頗為大氣的揮開手。

  “想買什么就買什么,本道付錢。”

  大抵這樣的話語里,才把少女哄的開心,一起出了門,那邊,站在書桌前寫寫畫畫的陸良生,看著畫卷上紅憐、棲幽二女的畫像,點綴一些細節,待道人和妹妹出去了,才開口問起其他一些事。

  “你在城中,消息靈通,可有聽過其他事情。”

  他指的是北面的消息。

  老頭兒哪里聽不出來什么意思,撫著下巴花白胡須想了想,扶著椅子把手站起來。

  “弟子聽城中富人說起販糧到北面,朝廷好像在大量收糧,莫非是要.....”

  紙面點綴的筆尖停下,陸良生將毛筆交給一旁的棲幽,抬頭看去窗外老樹,微蹙起眉頭。

  “應該是要打仗了,去年秋末,回來途中也聽過突厥人襲邊的事,這樣大規模收糧,除了打仗,實在想不到還有其他。”

  說起打仗,不由想到遠在長安的兩個徒弟,宇文拓是前朝皇族,不至于上前線,可那最小的徒弟,一心想當將軍,說不定會自告奮勇。

  ‘算了算了。’

  陸良生搖搖頭,將這道思緒拋開,既然那日已經想好放開手,讓三個徒弟自己去闖蕩,走出道來,那么就不該去干涉才對。

  屈元鳳受了他‘風林火山’陣法,上去也算欺負人,該是不會有什么危險。

  他目光看去放在幾本書籍上的《山海無垠》,何況他還有其他要事要做,人間戰亂,是朝廷的事,只要不打進國中,讓百姓遭受困難,也是難得去理會。

  和眼前年齡最大的大徒弟聊了一陣,打發走了對方,思緒間,轉過身看到床沿上抱著雙蹼盤坐在那里的蛤蟆。

  “呃.....師父什么時候回來的?”

  “才起為師?”蛤蟆道人環抱雙蹼冷哼,轉去另一個方向。

  “一時間與王承恩說話,給忘記了,師父的飯,還留著呢。”

  陸良生取過放在書冊一旁的精致小碗,揭開上面的碟子,就是有些涼了,放到掌心用法力加熱,片刻間,冒起騰騰熱氣,傳出香味。

  吹了吹漂浮的熱氣,書生端著坐到床邊,遞到蛤蟆道人身邊。

  “師父消消氣,你看飯菜都在這。”

  蛤蟆微微側了下臉,冷哼一聲又轉開,就聽身后徒弟繼續在說。

  “我娘煮的紅燒肉,撿了最好的肉放師父碗里的,肥而不膩,入口即爛,還有魚,紅憐還把里面魚刺全挑了出來,有裹了香辣的醬料......”

  咕~

  蛤蟆吞咽一口唾沫,側過臉來,眸子瞥去碗里看了一眼,這才伸過蛙蹼將小碗端到懷里,吹了吹肥肉上的熱氣,舌頭唰的卷過含進口中,油汁漫過嘴角。

  大抵是美食入口,順了氣下來,滿意的點點頭,咂咂嘴,回味了一下。

  “你母親手藝,又有進步了,實在難得。”

  見師父順過氣了,陸良生露出一絲笑,陪在旁邊說笑幾句,蛤蟆道人見他神情,還以為自己受不了美味誘惑,哼了聲。

  “為師這是品嘗飯食好壞,畢竟吃食方面,你也知曉,老夫可是行家。”

  “是是,師父說的對。”

  笑著恭維幾句,陸良生心系著《山海無垠》那邊,說了句:“那,師父慢吃。”便回到書桌前,展開書冊長頁,上面畫幅微微發亮的法線,已經延伸至成形的川蜀畫幅里,只是到了幾條交織的水域附近山勢,不再前行,也沒任何標識出現。

  ‘嗯?,這是卡住了?’

  “光這兒想有什么用,不如放元神進去看看。”蛤蟆道人站在床頭小柜上,負著雙蹼卷過嘴邊飯粒,老神在在的打了一個哈欠,坐下來。

  陸良生思索了下,也覺得進去看看,或許能看出點什么,偏頭叫來整拿著毛筆在一張紙上亂涂亂畫的樹妖幫忙護法,頃刻,劍指一并按去眉心。

  “出竅!”

  人影輪廓沖出體外,劃過窗欞照進的陽光,眨眼便是鉆進畫里,無盡的漆黑在視野間退去,畫中光亮之中,陸良生俯瞰下方幾條大河濤濤,以及一條延綿的山脈后方,看似不遠的距離,那條法光猶如橫跨天際的巨龍懸在云層間閃閃發光。

  卻是不繼續走,或落來下面。

  兩方看了許久,陸良生大概猜出兩個可能,或許是山中,或水里沒有祭壇,也可能原本的祭壇被毀壞了。

  不多時,出了畫卷,元神回到肉身,將猜測的想法說給蛤蟆聽。

  后者打了一個飽嗝兒,兩只短小的雙蹼負在屁股后面,來回走動,點了點頭。

  “可能真如你想的那般,此物與這片天地相連,那必然要去川蜀看上一看,到底如何。”

  “我也是這般想的。”

  修道修仙,出遠門,或遁跡山林是常事,陸老石、李金花也算是看開了,只是沒抱上孫子是一件遺憾的事。

  陸良生出遠門的事,并沒有在村里傳開,王半瞎不知哪里聽的消息,早早就在院中等候,見到整理了幾件衣物出來的書生,猶猶豫豫了好一陣,見到老驢出來,書架安上去,連忙上前。

  “師父......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陸良生理好韁繩,掛去驢頭,摩挲老驢頸后鬃毛,側臉看去他,后者忽然伸手將垂在驢嘴下方的韁繩牽到手中。

  “承恩想跟著師父出去到處走上一走.....”

  生怕被拒絕,急忙又補充道:“承恩雖然看不見,可觀氣之術,已能登堂入室,絕不拖慢師父腳程。”

  “我還以為什么事呢,你在富水縣確實也待了許多年,既然想隨我出去,那就走吧,正好某些人也不跟來。”

  陸良生仍有王半瞎牽過韁繩,他說著目光瞥去屋檐下的道人,那邊,陸小纖抬腳踢了一下,偏頭看去老樹的孫迎仙。

  “嘶~~本道這是坐鎮后方,你不懂。”

  道人抱著腳脖原地跳了幾下,疼的淚水都溢在眼角,跳去一張凳上坐下,死皮賴臉的揮手。

  “早去早回啊。”

  氣得陸小纖搶過墻邊的掃帚追著他打,弄得院里一陣雞飛狗跳。

  院中,陸良生讓半瞎牽著老驢先去外面等著,與父母說了些話,道別后又去村里,來送行的陸盼八條大漢話別。

  “我要去一趟蜀地,老孫又是個不著調的,村里一眾鄉親還要靠諸位叔伯。”

  “良生,放心去就是。”

  “對,有我等八人在,一般小妖妖怪,都給你打發了,再不濟,還有小道長嘛。”

  “唉,什么時候,咱們也能跟你去外面見見世面,抖抖威風,聽說長安大的很。”

  “會的,說不定往后,良生還要靠八位叔伯撐場面呢。”

  【章節未完,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,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】

看過《大隋國師》的書友還喜歡

凯时官网首页 - 凯时kb88.com首页 - 凯时kb88.com最新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