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樂小說網 > 只是宋涵 > 第一百章 百驚

  胡樂坐的那輛車子沒有如張警官所料地去醫院,反而是停在了一棟大廈前。

  張警官想起來這是胡樂名片上律師事務所的地址。

  胡樂從車上下來,走進了大廈,車子也駛向地下停車庫。

  張警官蹙眉,難道他真只是個普通律師,只是普普通通做了許夏的辯護律師?

  “張警官,我們是繼續跟還是不跟啊?”李警員在一旁看著走進大廈的許夏,問。

  張警官沉默地搓揉了一下手指,“走,去醫院,看看許夏。”

  “好嘞。”李警員收回了視線。

  不多時,兩人便已經到了醫院樓下,停好車,就大步走進了醫院。

  熟門熟路地推開病房門,病床上的身影卻不見了。

  張警官皺起了眉,李警員見狀當即攔住迎面過來查房的護士,問道:“你好,請問這個病房內的病人呢?”

  “之前還在呢,應該一會兒就會回來吧,我看之前門口的幾位同志還跟他在一起說什么來著。”

  張警官:“小李,先打電話問問之前留在這的文濤他們。”

  “噢,對!”李警員趕緊掏出手機撥通號碼。

  張警官走到病床附近四下打量,摸了摸平整的床單,又掀開了枕頭看看,什么都沒有。張警官放下枕頭,轉身看向床邊,瞳孔微縮,“小李,他們在下面。”

  小李對電話那頭道:“沒事兒了,我跟張警官就過來找你們。”說罷掛斷電話,跟護士道了聲謝跟上張警官離開病房。

  兩人迅速來到了醫院湖邊,許夏他們都在。張警官遠遠看著被一幾人跟著的許夏,他蹲在湖邊,不知道在干些什么。

  他招呼著李警員一起走到文濤他們身旁,張警官問:“文濤,你們下來多久了?”

  張警官看著好像在用手戳湖岸邊泥巴的許夏,微微蹙眉。

  “報告,下來有一會兒了,許夏先是在前邊兒四處看了看,沒什么異常,之后走到湖岸邊,隨后一直蹲在那兒,好像在……玩泥巴?”

  張警官“嗯”了一聲,就要走近許夏去仔細看看,卻見許夏好似要站起來,卻因為蹲太久站起來太猛,一下子沒站穩劃了一下跌進了湖里。

  岸邊的人皆是一驚,迅速去救人。

  冬天沒有結冰的湖水帶著絲絲暖意,許夏被救上來得迅速,嗆了幾口水就醒了,抱著張警官的脖子像個孩子一樣哭了起來,周遭的人看的一愣一愣的。

  “散了散了。”

  李警員幾人將人群散開。

  張警官抓著許夏的手讓他松開別再抱著自己,許夏瑟縮著松開手含糊著說“冷”。

  張警官皺了皺眉,叫人一起把八爪魚似的許夏帶回了病房換衣服。

  一行事下來張警官都還有些不在狀態,真的……失智了?

  張警官扣著扣子罵了句臟話……等再回病房時,許夏已經換了一套病服躺在病床上眼角帶淚進入夢鄉了。

  張警官深深地看了一眼熟睡的許夏,緊蹙眉頭,半晌坐在了門外的椅子上,抹了把臉。正當他略微出神時,手機響了。

  “喂?”

  “查到了!有線索了!”

  電話那頭傳來激動的聲音,震得張警官一個激靈,“你慢慢說,說清楚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宋涵這幾天就像一個乖巧的婦人一般,坐著普通家務活,因為快過年了,也沒什么農活要忙,更多的是洗衣做飯,打掃整理,但事實上真正允許她做的不多。

  畢竟還是擔心她逃跑或是傷人,一般情況下她都是跟在福生身后,一聲不吭誰也不看誰也不理,木木的樣子。

  而沈南,宋涵卻是有幾天沒見著了,只能在夜晚模糊能聽見一些怪異的掙扎叫喊聲。

  宋涵不敢去想,每每聲音愈發清晰,宋涵總能聽到福生劇烈的咳嗽聲,像是要蓋過什么聲音一般。

  而她,只能用手堵住耳朵,她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。直到除夕夜前兩天,那夜聲音由大到小,宋涵本來以為福生又該咳嗽了,卻只見他突然掀開了被褥,拿上襖子穿鞋走出了房門。

  宋涵一驚,坐起拿起用來枕頭的棉服穿上,抓著被子聽聲音。

  她希望福生能做點什么,因為那是沈南……

 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,宋涵隱隱約約聽到了摔打聲怒吼聲,聲音漸漸平息,宋涵有些擔心兩人,也因為警惕心,有些害怕地起身穿鞋躲在了半敞開的房門后面,她隱隱有些不好的感覺,下意識提前保護自己,藏好的同時順了一旁的笤帚,好歹勉強能用來防身。

  房門就一直保持著半敞開,福生還是沒回來,宋涵心底的恐懼緊張被一點點放大,似曾相識的感覺涌上心頭,她感覺有人來了!接著朦朧的一點兒月色,宋涵隱隱看見那影子有些壯,宋涵凝神屏氣,不敢動。

  身影一點點出現,宋涵看著福祿的身影一點點兒向床靠近。宋涵突然慶幸兩人中間放了枕頭,乍一看確實像有人躺在那里。

  宋涵卯足了一股勁兒趁他要撲向床鋪的那一刻,閃身從門后出來逃出去。福祿一下聽到動靜,回頭就看見跑出去的宋涵,下意識就要追出去。

  【章節未完,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,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】

看過《只是宋涵》的書友還喜歡

凯时官网首页 - 凯时kb88.com首页 - 凯时kb88.com最新网址